TC午拾

是个渣渣。

死去的洛丽塔

那是多好的时光啊,任我们傲慢轻狂不可一世的走向罪不可赦。   

他似乎一点没变。无论出没与于精英集会所还是高中墙后的小巷,总是一身风雅仿佛一尘不染,12年前我们初遇时这气质显得他过于成熟,与我一同出入餐厅甚至会被当做父女,而他那时才18岁。现在这气质又显得他太年轻了,丝毫不像年已30应为人父,倒像是悠然的文艺青年。
外貌上的变化与之如出一辙,他连脸都是当年的样子,好像岁月这把杀猪刀不敢在监狱里公然行凶,他的时间便因此暂停了。

我却不同。岁月如歌岁月如割,不复当年稚嫩如花蕾的年幼天真,长成了一个残念女子高中生。在他走后我疯狂成长,连一点当年的影子都没留下。
我心知肚明,我已经不是当年他喜欢的样子了。他也不会那么天真痴情,他来找我,多半是因为恨我。

恨我当年将两情相悦欺为单方强迫,自私的把自己撇的清清白白而让他被万人唾骂。

我对不起他。但是我绝对,绝对不能再回去了。
我不属于那里,明明一开始就知道的,却还是沉溺了6年。用年幼无知也无法欺骗自己时,我便注定要面对现实了。
我必须要逃了。


这个片段还没写完,先记录一下

黑羊魔女

西幻,剑与魔法设定
有一点受魔女集会的影响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她一向以黑色示人,好似丧服。

你看呀,她黑发黑瞳黑衣黑裙黑袜黑鞋,连同头上那一对不祥的羊角都是黑色,那是她被诅咒的证明。
唯独那苍白的脸色和眼中偶尔闪现的暗红法印,使她不至于沦落为一团阴影。
那近乎透明的肤色是长居深渊不见阳光的痕迹,那法印是奥术咏唱魔力流动的刻印。据说她的魔法可以击杀巨龙,摧毁城堡,引来灾厄,抹去过去或改变未来。
可那法印是祝祷的六芒星纹,她的施法无杖无声,不知为谁,不知为何。
她在向那遥远的不可见的某人祝福时,又在看着什么呢?

此毒无解,唯有心死。我心死后,天下归宁。

可能是个古风玄幻武侠,突如其来,就这一句。

干脆把以前的记梗全搬过来做个整理好了
整理完就很方便
但是整理好麻烦(躺

死去的洛丽塔 序

瞎写   可能经过攒梗变成长篇
个人恶趣味的产物 没什么意思
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

我12岁那年笑着对他伸出手,送他一张通往监狱的车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他被我欺骗握住我的手,被我曾向他打开的双腿一脚踹入地狱,以此,终结自6岁以来的那场跨越6年的荒唐。

我18岁那年好巧不巧又在街头遇见他,我装作没看见,希望他的幼女控已经被这6年彻底治愈。但他却又追上来,不知是为复仇还是赎罪。他一向恪守自己的原则,最开始我们相遇也称得上英雄救美,除了洛丽塔情节,他是一个完美的绅士,但我并没有过答应他做他的情人。他带给我了无法抹去的6年,纠结痛苦却又充满背德的幸福与满足。我们无法一直延续,他也无法庇护我一生,所以我选择在世俗的批判到来之前让他做替罪羊,以受害者之名将我的人生拐回正轨。即便他可能会因此恨我。

我无法成为他的洛丽塔。他做着无法实现的洛丽塔之梦,而那个梦中的女孩已死,我从梦中醒来,将他的幻想在6年后打个粉碎。
如今,又是6年过。
他今年30岁,我18。
我第一次见他时,他也是18岁。

序完